黑瞳王 - 第一卷 黑铁 第六百三十二章召唤黑武士 神魔养殖场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引号影院,精彩在线观看

    名叫沁的年轻人。



    此刻正站在了地卜,双眼中露出了神色。



    虽然他手中持着一柄刀。



    但其实他真正的实力,并非近战,而是来源于他召唤出来的这头鬼狐。



    这头鬼狐原本是一只天生的强大异兽,后来遭遇生死大敌落败。



    即将死亡时被沁碰到了,这年轻人便将自己的一半灵魂种进了鬼狐的体内,令它再生,现在他和这鬼狐等同于共着一条性命。



    一开始年轻人太过大意,如果不是他同来的那几个伙伴出手。



    现在他已经丧命在了泣冥的手下。



    惊怒中,他再也不敢隐藏实力,立刻便召唤这最强的三尾鬼狐降临。



    鬼狐落地。



    长度过了二十米,高足有七八米,泣冥栽落,它的三只尾巴扬了起来,这三只尾巴。



    可以分别操控着风小火和雷电,真论实力,这几人这中,到以这三尾鬼狐的实力最为可怕。



    “金枪,冰女,没有必要再拖延时间了。



    我们一起出手抓住他回去交差吧,留在这里,忒的无趣了。”



    五人中,那个三十左右的短须男子,忽地对一边的平头中年人以及那白衣冰女说着。



    “好吧,冰女。



    我们出手吧。”



    那被称为了金枪的。



    正是这平头中年人。



    他猛地一笑,倏忽便凌空扑击而下。



    双手握成了拳头,从后面轰向了泣冥。



    泣冥的身体之外。



    扩散开来了一个黑色的光球护住了身体,忽地,巨大的冰山再一次无声无息出现,将他冻住。



    当他鼓足力量将冰山震碎后平头中年人已经无声无息出现在了他的身后“神拳无敌”正重重轰在了他的背后。



    一声闷哼。



    泣冥嘴里吐出了一口血箭,身体外面的黑色光球破裂。



    身子毕直砸了下去。



    平头中年人直线下落,双足踩踏,便踩住了重重落地的泣冥胸膛之上,爆“轰隆”的巨响,狞笑道:“不论是你是何方神圣,敢与我们“白银帝国,为敌,败亡便是你的唯一下场就算你是一头半神也一样。”



    泣冥被平头中年人连着两击小已遭重创。



    只是依旧冷冷的盯着平头中年人。



    眼神中没有丝毫的屈服神色。



    整个“百族邑落”一遍死寂,平日,在这些百族心目中如同神一样的邑主。



    今天终于惨败,泣冥虽强,可是面对五头半神,再强大。



    也只有落败重创的下场。



    秦家贵满脸焦急,喃喃道:“怎么办?怎么办?”如果他可以完全挥种子的力量,或可一拼,但他现在不过就是一个一阶的白银战士,加上可以激的一点种子力量也不过就是勉荐达到二阶或三阶的层次,和这些半神为敌,连炮灰都算不上。



    苏羽双手握住了拳头,眼见着泣冥遭受重创,他便禁不住想到了召唤青巨神。



    现在,他已经拥有三阶白银战士的实力。



    召唤出来的青巨神其实力也应该更强大,只是是否能对付眼前这些半神,他也没有一点信心,事实他也根本分不清到底是眼前这些半神强一些,还是自己召唤出来的青其神会更强大一些。



    苏羽刚刚有了这个想法,肩膀上的阿呸便轻声道:“没用的敌人”还有一个,最强大的没有露面。”



    苏羽心头一凛,看向了阿迪。



    阿咕缓缓道:“出现的这五个。



    加在一起,都比不上那隐在暗处的强大,泣冥应该也感应到了,他知道不能力敌。



    所以他没有挥所有的力量,否则真正的打了起来”百族邑落。



    会被完全毁掉的,我们现在谁也救不了他,除非除非,”阿啮的小爪子缓缓的悚了出来,苏羽看着她中拿着的,赫然便是那枚“火流星”万载之前,八千追随阿咕的黑武士解散。



    在解散后,每一名黑武士都有一枚“火流星”这枚“火流星”便是互相之间约定的信号。



    当看到了天空中的“火流星”的信号的时候,便是他们八千黑武士再一次聚集的时候,也将是阿挞大人再一次的降临这个世界的领导他们时刻。



    当日泣冥将这“火流星”赠予了阿挞,阿咕却自认现在自己还没有那样的能力,所以并没有放出“火流星”但现在形势所迫,敌人强大无比,甚至阿挞隐隐感觉在暗处,更隐藏着更恐怖的存在,光凭泣冥一人。



    万万不能抵挡。



    眼见着泣冥重创被擒,阿挞握着这枚“火流星”眼下她唯一能够想得到的办法,便是放出这枚“火流星”那平头中年人用脚踩住了遭受重创的泣冥,哈哈一笑,几名白银铠甲战士持着白银链锁和白银打造出来的手错脚镝便涌了上来。



    要将重创的泣冥制住。



    白银锁链和手销脚镝加身。



    对于曾经高傲的泣冥而言,这是世上最大的耻辱。



    他曾经可是一名骄傲的黑武士,现在,却要被这些刑具加身。



    泣冥突然仰天咆哮:“阿啮大人,您还在迟疑什么”泣冥的咆哮,如同轰雷,重重响在了阿迪的脑海之中。



    阿啮浑身一震,这一瞬间脑海中乱相纷呈,一幕幕场景突然在她的脑海中浮现,其中满是惨烈的厮杀,其中满是黑盔黑甲的身影,甚至于隐约可以看到那个头戴着皇冠。



    持着皇杜的自己。



    “八千,黑武士”阿吱低喃,浑身颤抖,终于,她拉动了那枚火流星的弓线。



    “嗤”地一声,手中的“火流星”冲霄而起,瞬间便飞射上空。



    再猛地炸了开来。



    刺耳到了极点的火红光芒。



    这一瞬间,光芒刺眼得就算是半神也不得不掩目。



    特制的“火流星”万载沉寂,终于在今天,第一枚“火流星”腾空而起。



    在夜幕之中,亮出了无法形容的刺眼光芒,这光芒,火红得动人心魄。



    令人难以目视。



    在距离“百族邑落”约有两百多公里之外的有一座巨石山峰。



    在这山峰之内,有一个极为惊人的完全密封的山中洞窟。



    根本没有出口。



    而更惊人的却在这个巨型的山腹洞窟之内。



    竟然还悬空盘膝坐着一个人影。



    这人影精赤着上半身,盘膝而坐,其头长得完全拖到了地上脸上的胡须更是浓得几乎将他的一张脸都遮蔽了。



    浮空中的人影双年放在了膝羔卜举身都释放着天的热怖能量波动,在这些能量波动之中,隐约可以看见一柄柄剑型的古怪能量在浮动着,毕直的耸立于他的身体四周。



    而他盘膝于这虚空之中,一动不动,如同一块磐石,他身处这完全封闭着的石窟之中,修炼至今,已经不知渡过了多少年岁。



    忽地,他睁开了闭着的双眼一双眼睛。



    如同电闪雷轰,寒芒一闪即逝,紧跟着,他像被震动住了,忙着从自己的腰带之中取出一物这赫然便是一枚和阿咕所放的一模一样的“火流星”此刻,这“火流星”正在一闪一闪。



    释放着红光。



    “火流星。



    有了反应?难道,难道是”这头长得直有几米,满脸胡须都几乎遮盖住了脸的人,忽地激动起来,抓着有了反应的“火流星”左手虚空就是一拳轰了出去。



    “轰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他左手的拳头轰了出去后,上面,竟然隐隐泛出了一层金光,一丝神圣,代表了神灵才拥有的专利,金色的光泽。



    迎面封闭着的山腹,从里面完全爆了开来,等他收起了拳头迎面已经显出了一个直径约有两三米的巨大无比的深深洞窟。



    这洞窟外表呈拳叉形态,但直径却有两三米,而且其轰出去的深度。



    更是过了一百米。



    这一拳的威势,简直堪称毁天灭地。



    这长怪人,一个跨步,便冲出了这百米的洞窟,冲出了这座他也不知道居住了多久的深山。



    当他抬起了头来。



    便看到了西方。



    那天空中闪烁着的红光。



    “火流星,真的是火流星。



    阿啮大人出世了,阿挞大人在召唤我们一”这人兴奋的狂呼了起来。



    一把扯住了自己后面那长达数米的长,左手一割,长断裂落下,再一把抹脸,立刻,满脸胡须纷纷落下。



    眨眼工夫便变成了一个看起来十分清秀的男子。



    “阿咕大人等着,林易马上前来报道”这男子抹掉了满脸的胡须。



    兴奋莫名,又急急忙忙着转回进了洞窟之中,小心的从一边的岩石里取出了一整套保存完整的黑色铠甲穿上,这才一蹬腿,瞬间便化为了一道黑色的闪电,朝着那“火流星”亮起的地方冲射而去。



    在距离“百族邑落”数千公里之外,有一大遍庄院式的建筑,这遍建筑外是高筑着的巨墙,门户森严,不过此刻这庄院之内,灯火通明。



    整个庄院内,摆下了数十酒席,高朋满座,热闹非常,高倨上的是一个眉须皆白,脸色红嫩如同婴儿的老者。



    老者矮矮胖胖。



    挺着一个大肚子,其外形就如同一个老寿翁,四周宾客,涌挤着向这白老者敬酒,全都尊称“老祖先大人”忽地,这白老者脸色一变。



    猛地推杯站了起来,便看到了远方的天空,那明亮得异常刺眼的红光,紧跟着。



    他有些颤抖的掏出了身上了一枚“火流星”而属于他的“火流星”正在一闪一闪,共鸣着。



    嫩如婴儿的脸上,涌出了说不出来的激动,忽地一言不,身影一晃。



    便消失在了这庭院之中,留下了满桌愕然的宾客。



    在距离“百族邑落”约万里之外,夜幕下的街道,十分阴暗。



    一个,看起来落魄不堪的泥污粗汉,正满嘴酒气的到在一边,路过的行人看到时无不掩鼻而过,甚至还“呸”地吐出一口口水。



    这一带熟悉这粗汉的人都知道,这家伙四肢不勤,五谷不分不知受什么打击,一直都在这一带流浪,靠着乞讨为生,加上本身似乎又没什么力量,经常受这一带的孩童欺负,可以说是这一带最令人厌恶和鄙视的流浪汉。



    这一夜,他依旧睡在这冰冷的地方,满头如同稻草般的乱,一脸油污。



    嘴里还不知道在低喃着什么。



    正在这时候,遥远的天空。



    响起了一道刺眼的红光,紧跟着。



    他的身上,竟然也一闪一闪的亮起了红光。



    这泥污粗汉,浑身一震,猛地坐了起来。



    其神情动行,再不像往日的懒散。



    这个时候,正好有几个熟悉他的人路过这里,原本正欲露出鄙视的神色,忽地觉原本熟悉的泥污粗汉,此刻从身上取出一个一闪一闪的小东西,然后竟然仰天狂笑起来。



    狂笑声中,一行眼泪夺眶而出,这笑声直如裂石穿云,震得这不远处的几人骇极捂住了耳朵,吃惊无比的看着这原本被他们所有人看不起的流浪粗汉,看着他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他身上释放出来的恐怖气息,直如惊涛骇浪,甚至逼得他们再也站立不稳,颤抖着往下跪来。



    原本的流浪粗汉,在这一刻小竟威严的得如同一尊神祗。



    这一带的居民被那狂笑声震动,纷纷伸头来个究竟,然后便看到了他们平日全都瞧不起甚至或多或少都欺负过的那个懒散粗汉,竟然一跺脚,冲霄而起。



    如同一道闪电。



    划破长空,瞬间消失。



    留下来的震撼。



    久久不绝。



    “火流星”的光芒照耀天空,以“百族邑落”为中心,整个世界。



    忽地就像骚动了起来。



    一个原本睡在床上的女子。



    忽地一把推开了身上的男子,**的站了起来。



    一伸手裹住了衣服,破窗绝迹而去。



    她的掌中,正持着一闪一闪的火流星。



    一个居住于阴暗囚牢之中。



    手脚都戴着白银手销脚错,平日绝不会被人光注着的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囚犯,忽地双臂一震,在同室囚犯的震惊骇然的表情之中,白银手镑脚铐粉碎开来,一跺脚,整个囚牢崩塌,在四周的惨叫和惊呼声中。



    他的身影。



    已经破空而去,唯一隐约可以看到的就是他的身上,有东西在一闪一闪泛着红光。



    整个世界,疯狂了,一个接一个的人影。



    以“百族邑落”为中心,开始往这里汇聚,沉寂万载岁月的一股力量。



    终于要再一次的苏醒降临。



    新的传奇,开始了。



    (第三卷正式开始了,今天的万字更新完毕,求月票和订阅支持)(访问h】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