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物是

小说:宫闱后记 作者:浅郁

    这一睡不知过了多久,秦谖没有想过自己还能再睁开眼睛。

    终于是醒了。

    两边的如镜如花一脸紧张的守着秦谖,眼圈红红的,像是才哭过,看到秦谖睁开眼睛,带了几分欢喜,却还有忧愁。

    “主子,您醒了?”如花小心翼翼的问道。

    那厢如水如月一听,连忙倒了茶来,眼圈俱都是红的,声音还有些哽咽,“主子喝点水吧,可是受惊了,也吓死我们了。”

    秦谖起身,喝了一杯水,温温的滑入肺腑,才略微清醒些,想起喝药的情形,到如今依然心有余悸。

    “陈阜,给我喝的酒里加了什么。”秦谖有些疑惑的开口,自己竟然醒了,也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那么皇上究竟是什么用意。

    “听陈阜总管后来说,只是加了一些迷药,让主子好生睡一觉,并没有什么大碍。”如镜努力笑着,只是谁都可以看出笑容里的勉强,让秦谖心里顿时有些不好的预感,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发生了,自己却不知道。

    “只是加了一些迷药,没有大碍,为什么我瞧着,你们都似哭过,还有如水,你的嗓音怎么那样哑?”秦谖问道,探究的眼神挨个扫过她们,一众人明显不愿意与秦谖对视,纷纷低下了头。

    正在此时,云台殿的大门被敲响了。

    如镜几人慌忙起身,如镜最先抢出去,“一定是送晚膳的人来了,我这就去开门。”

    秦谖心里疑惑更甚,这些人相处久了,有事情都瞒不过自己,到底是什么事情。让她们俱不敢说,要对自己守口如瓶,皇上让自己喝下迷药的用意究竟是什么?

    无预兆的。秦谖脑海里忽然浮现出自己昏倒前那一刻黎儿的哭声,心莫名的一揪。连忙起身:“你们怎么都在这,黎儿呢,这几日可把黎儿憋坏了,让乳母一个人照顾可行么?”一面说着,一面就要往元黎的那边去。

    “主子!”如花等人一下子跳了起来,上前道:“主子不若先用晚膳吧,您这一睡睡了好久,胃一定空了。”

    秦谖心里更觉得有异。假装不动声色,重新坐下,“也好,我也觉得胃里空空的,先用些晚膳吧,那你们去把元黎抱来,他自然是要与我一起用膳。”

    如花几人对视了一眼,露出无奈的苦涩之意,脚下不动。

    “是不是元黎出了什么事情。”秦谖语音颤抖着。

    “主子。”如水有些踌躇之意,眼泪已经掉下来。几人之中如水心思最为纯良,也最瞒不住事。

    “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秦谖努力控制住自己的语气。克制住忽然急促的心跳,沉声问道。

    如花看再瞒不过去,只得心酸的说道:“主子,皇上圣旨,将皇长子抱去琦悦殿,给慎妃抚养了。皇上怕您承受不住,就先让陈阜总管将您迷晕,再给我们几个宣的旨意,我们。哭也哭了,求也求了。实在没有办法,我们实在愧对主子。”

    秦谖听了。惊如雷劈,一时竟然怔不过神来。

    黎儿,自己的孩子。

    居然被送去了琦悦殿!如何不恨,如何不恨!这是清楚分明的夺子之恨!

    眼前忽然发黑,发黄,一时间难以自持,泪水,就那样夺眶而出。

    “主子。”如花等人在一旁,却不知如何安慰,她们的心里又何尝不难过,眼看着元黎长大,这些年也与元黎有了血脉相融般的亲情,忽然被送走,送去的还是陷害主子的人宫里,慎妃,她能对小主子好么。

    可是木已成舟,她们被禁足在云台殿,陈阜总管的话犹在耳边,“你们也要好好劝一劝宜嫔娘娘,这次已经是皇上顶着压力,宽大处理了,若再生出什么事来,皇上可就压不住,宽容不得了。慎妃有太后与皇上看着,自然是会对皇长子好的。”

    她们又岂能教唆主子,再去惹出麻烦呢,只能尽力开解主子,才好一起度过眼前难关。

    秦谖失神了片刻,在如镜推门进来的动静中醒来,接过如水递过来的帕子,慢慢擦干了眼泪。

    元真,元真,你何其狠心。

    你纵可怨我,疑我,也可痛骂我,甚至降我禁我,但你却竟然这样狠心,明知我如何疼爱元黎,却依然将他从我身边夺走。

    将还未长大的孩子从母亲身边夺走。

    十月怀胎,难产而生,如此辛苦,他一个旨意,便将这些年的苦楚一笔勾销,将曾经充满欢乐和温暖的云台殿变成了一座失去孩子的冷宫。

    可是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可怨,这是自己选择的男人,自己选择的路。

    如镜将晚膳小心的摆在桌面上,秦谖却实在没有胃口,晚膳依然是以往嫔位的规格,比禁足前几日好很多,想来是宫里人见宜嫔犯下如此重罪,也只是将元黎从云台殿带走,并未如何处置秦谖,因此不敢太过怠慢。

    “你们先出去吃吧,我一会再吃。”秦谖的声音有些疲惫。

    几个姑娘都有些担忧的看着秦谖,虽然主子的态度比想象中的温和许多,可她们还是抑制不住的担心,怎么肯将主子一人留下。

    “放心,我好得很。”秦谖虽然觉得仿佛失去力气,却还是努力撑起一个笑容。“若是我倒了,谁接黎儿回家。”

    秦谖一直静坐到晚上,闭门不让任何人进来。

    天际的最后一道光被黑夜吞噬,黑夜笼罩了这座皇城,侵入云台殿。

    秦谖仿若未觉,并不起身点灯,只是坐在床榻上,出神的发呆,她原以为皇上如何处置她她都可以不去怨,她从不怪他,可是这次她却发自内心的对皇上失望了。

    他并没有像自己原以为的那样爱元黎,否则又怎么会让元黎离开自己亲生的母亲。

    外人看来他对自己容情,实际上却是一种最冷酷的惩罚。

    秦谖又想起太后,这便是太后和慎妃的目的么,皇上一定不会想到这样的主意,诱使皇上这样做的是太后么。

    这就是太后与慎妃的交易,太后设法劝说皇上将元黎过到慎妃膝下,慎妃自己处身事外,自然是不能开口。(未完待续)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农村韵事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nc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