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妃玉兰

小说:庶女不善 作者:丝衣

    乐长烟面色凝重的看着面前华衣的管家,跟在他身后向大堂走去。

    月华淡淡如水银倾泻在树梢上,透过树枝落下斑斑点点在地上。乐长烟仔细看着周围,发现到处都挂起了白灯笼,偶尔有几个或是更多丫鬟穿梭而过,身上华美的玫红色袄裙褙子都换成了素白。见到乐长烟微微俯身行礼。

    乐长烟倒是没有多理她们,点了点头便往大厅内走去。

    “四小姐回来啦。”随着乐长烟的走进院子,几个丫鬟连忙前去室内通报。

    “祖母,这到底怎么了。”乐长烟感受到屋里沉重的气氛,不由得看向主位上的老夫人,开口问道。

    “唉!”老夫人叹了口气,回答到:“孩子,你母亲没了,快来上柱香吧。”

    “怎么会!”乐长烟看着周围一脸悲痛掩面哭泣的众人,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仿佛受了什么打击。心里却冷笑不止,蒋玉兰!乐忆灵!你们终于死了。

    “乐长烟接过丫鬟递过来的香油纸钱,点燃后跪在地上嗑了几个头。”然后转过头来看着身边的那一抹素白的身影。

    只见她一袭雪色素服,白如天宫之皎月。漆黑如墨的长发又披散在身后,只挽素银钗。细长黛眉下的凤眸光芒涣散,唇无血色脸色苍白如纸。眼底流露出的悲伤不经让人心碎。

    “大姐,要节哀啊!”乐长烟一脸哀凄的对面前的乐忆仙说到。

    “多谢四妹关心。”乐忆仙抬头,发现面前的人是学长烟后,流露出一抹狠毒的怨恨。

    “大姐能如此看开就好,想来母亲在地下得知大姐如此,也是会难过的。”乐长烟轻轻扶起了乐忆仙,绝美的面容仿佛隐藏了一丝笑意。却无人看见。

    “多谢四妹!”乐忆仙狠狠捏紧了她的手,看清了面前之人的笑意。恨不得掐死她。凭什么你们能高高兴兴的!

    乐长烟正想回话,只见屋外一声高呼“玉贵妃娘娘驾到。”

    众人向在望去,只见屋外无数人俯身跪下,一对宫女开路,金色鸾仪仗灿如阳光,贵妃专乘的华翠云凤肩舆停在不远处。肩舆高六尺、宽六尺、深八尺,古檀底座,朱红梁脊,镂金为轮辋,丹青画毂轭,华盖的四角都坠有镂空的金球,金球里各有两颗金铃,风一吹便“铃铃”作响,锵锵和鸣。顶上以金银铸云凤花朵为檐,檐内两壁镂卷草缠枝金花,大团的牡丹环绕瑞兽,画神仙永乐图,四周垂绣额珠帘、白藤间花,肩舆前后用十六幅红罗销金掌扇遮簇。端的是华贵无比。

    只见那鸾驾上,端坐着一个明艳绝色的身影,她一袭迷离繁花丝锦制成的芙蓉色广袖宽身上衣,绣五翟凌云花纹,纱衣上面的花纹乃是暗金线织就,点缀在每羽翟凤毛上的是细小而浑圆的蔷薇晶石与虎睛石,碎珠流苏如星光闪烁,光艳如流霞,透着繁迷的皇家贵气。臂上挽迤着丈许來长的烟罗紫轻绡,用金镶玉跳脱牢牢固住。一袭金黄色的曳地望仙裙,用蔷金香草染成,纯净明丽,质地轻软,色泽如花鲜艳,并且散发出芬芳的花木清香。裙上用细如胎发的金银丝线绣成攒枝千叶海棠和栖枝飞莺,刺绣处缀上千万颗真珠,与金银丝线相映生辉、贵不可言。

    一头如墨青丝反手细细挽了惊鸿归云髻,发髻后左右累累各插六支碧澄澄的白玉响铃簪,走起路來有细碎清灵的响声,发髻两边各一枝碧玉棱花双合长簪,做成一双蝴蝶环绕玉兰花的灵动样子。发髻正中插一支凤凰展翅六面镶玉嵌七宝明金步摇,凤头用金叶制成,颈、胸、腹、腿等全用细如发丝的金线制成长鳞状的羽毛,上缀各色宝石,凤凰口中衔着长长一串珠玉流苏,最末一颗浑圆的海珠正映在眉心,珠辉璀璨,映得人的眉宇间隐隐光华波动,流转熠熠。发髻正顶一朵开得全盛的“贵妃醉”牡丹,花艳如火,重瓣累叠的花瓣上泛起泠泠金红色的光泽,簇簇如红云压顶,妩媚姣妍。,衬得乌黑的发髻似要溢出水來。颈上不戴任何项饰,只让槿汐用工笔细细描了缠枝海棠的纹样,绯红花朵碧绿枝叶,以银粉勾边,缀以散碎水钻,一枝一叶,一花一瓣,绞缠繁复,说不尽的悱恻意态。同色的赤金镶红玛瑙耳坠上流苏长长坠至肩胛,微凉,酥酥地痒。

    上花山间四月,自然是桃红柳绿,芳菲无限。乐长烟见屋外天光云影明媚如画,不由笑道:“这样好景致,待在房中枯坐可就十分可惜了。”又问:“怎么不见红袖呢?”翦香笑道:“小姐忘了么?红袖出去采些荠菜,说是晚上要包荠菜馄饨吃啊。我要和些面粉呢。小姐左右坐着也是无事,不如出去散散心也好啊。”乐长烟一拢头,起身道:“也好。外头花事正盛,我去采一些来插瓶也好。”翦香盈盈道:“正是呢。屋子外头花开得这样好,倒显得咱们屋子里太冷清了呢。”乐长烟于是出去。春光锦绣如织如画,仿佛凝了一天一地的明媚云霞,灿烂繁盛到了极点。宫中的花朵,从来是被巧手的花匠们修剪到符合礼制的人为姿态,美则美矣,到底是失了天然的姿态的。而山野间的花朵,枝叶旖旎,舒展自然,连一茎野草蔓花、藤萝片叶,都带着勃勃的生机,天地间无限自在,连偶尔吹过的风,都是甘甜而恣意的野性气味。远远望去,山下平野漠漠,尽是青翠稻田与灿烂如金的油菜花,或青或黄交错其间,如一大块斑斓绚丽的锦幛,绵延不绝花,或青或黄交错其间,如一大块斑斓绚丽的锦幛,绵延不绝。长势这样好,我扬起微笑,想来又会是一个丰年了。乐长烟随意走在小径上,或者折几枝开白花的野山樱,或者采几朵小小的二月蓝,或者折一脉修长的碧翠鸢草,捧在怀中缓缓走着,心情也是愉悦的豁然开朗。此时春光正好,无边春色兜头兜脸地扑上身来,犹是踏花归去马蹄香的季节,路旁草间乱花渐欲迷人双眼。几处流莺娇燕恰恰飞过眉梢,或欲争暖树,或正衔春泥,又轻盈地各自飞了。我一时贪看不住,流连回顾盎然春色,连本是无情的青山绿水,亦觉得像是含情的眉眼,盈盈欲横了。

    是含情的眉眼,盈盈欲横了。乐长烟漫步自在,眼看天的另一端逐渐泛红,疏光收敛,偶尔有几缕炊烟袅袅升起,连心境都变得开阔宁静,却也知道不早了,于是手捧花束,徐徐漫步回去。回到禅房时红袖已经回来了,与翦香一同忙在灶边。她们的话语和着灶膛特有的温暖干燥的碎木清香和荠菜独有的清甜一同涌了过来,笑道:“小姐可回来晚了,方才太子来过了呢。”乐长烟微微吃惊,亦有些失落道:“怎么这样突然就来过了。”红袖盈盈笑道:“是呢。来得急,回去得也仓促,仿佛是寻了个由头才能过来的,这个时候,大约不在”

    乐长烟“哦”了一声,知道是错过了,心里便有些黯然,也不愿意她们看出我的怏怏不乐,只寻了瓶子把花一枝一枝整理过插好,又用清水养上,方道:“太子来了可说了什么么?”翦香道:“王爷本来来时问小姐去哪里了,我说是赏春去了,本想要出去寻的。可太子说山里那么大,一时怕也寻不到的。而且小姐既是去赏春,这样找了回来,只怕赏春时的好兴致也没了。后来王爷等了会儿,阿晋来催,也只得走了。并没有说什么话,只写了几个字留在桌上,小姐看过就知道了。”我没见到他,又知他等我,心下不免怅然若失,他来一趟不易,这样错过了,不知下次见面又在心下不免怅然若失,他来一趟不易,这样错过了,不知下次见面又在何时。一张便笺,也不过是聊胜于无了。于是伸手拿了来看。雪白的素心笺上,不过寥寥几字:“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1仿佛有一股蜿漫的春水蜿蜒滋润上心田,整颗心就这样润泽而柔软了下去,滋生出最柔嫩的而鲜艳的三春花瓣。他明知,要在这山间寻到去赏花的我是极容易的,只要向花事繁盛处去,就能寻到。可是他宁愿在此安静等待,也不愿意打断了我赏花观春时的愉悦心情。他情愿这样等待,等待我或许会早早归来。他的细腻心肠,他平实温馨的情愫,我眼中几乎要落下泪来。他对我的爱,竟是这样宽大而耐心。田间阡陌上的花了,你可以慢慢看花,不必急着回来。这样的话语,仿佛是他在我耳边呢喃。陌上花开,万紫千红,他便在花开的那头这样安静等着我呀。这样等着的时候,淡淡的相思、淡淡的期待,淡淡的寂寞。只为等着漫游即将归来的我。红袖见我如此神色,忙上前问道:“小姐怎么了呢?”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农村韵事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nc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