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完结(h)

小说:玉貂裘 (np)_高h 作者:五花马

我要bl小说,点击进入

    玉貂裘 (np)_高h 作者:五花马

    为了图个清净,芸娣索性抱着孩子上锦山寺吃斋。

    开始说是几日功夫,后来也不见回来,卫典丹委婉地问要不要请夫人回来,桓猊想到她离去这般无情干脆,自己这般急忙忙地去,岂不是没了面子,再者亲弟弟都不急,他急什么,就说不去。

    眨眼半个月过去,芸娣仍没有打算要回来的念头,反而家里快出现两尊望夫石。

    卫典丹再次委婉提醒,近来锦山寺里有位叫梵境的俊美僧人讲经,无数香客闻名前来,尤其是那些娇俏未出嫁的小娘子们。

    听了这话,桓猊冷哼道:“哪个白脸皮,叫什么姓什么,什么身世,来了荆州城也不晓得拜会下神王。”

    卫典丹意味深长道,“山不就我我去就山,主公亲自去瞧瞧,不就知晓是鬼还是佛。”

    桓猊本就坐不住,知道锦山寺来了个貌美僧人,还不得了了,当下就要备马出城,临出门前,特地吩咐卫典丹,最近别让桓琨出门。

    卫典丹一听诚惶诚恐应下,桓猊就放心出门了。

    但到山底下,发现一辆刻有桓氏标记,桓猊脸色一变,忍了忍,最终没有着急上山。

    ……

    半个时辰前。

    锦山寺香客如云,禅房寂静幽深,芸娣被带进去,领她前来的小僧人道:“梵境大师片刻就到,还请施主在此处静心等待。”之后就告退了。

    禅房里设有佛龛,檀香袅袅不绝,芸娣等了片刻,未见梵境大师过来,反倒嗅着檀香气息,睡意袭来。她强撑着免得失礼,一个哈气接着一个哈气地打,忽然外面有了动静,她连忙正襟危坐,却见进来的不是袈裟打扮的僧人,而是桓琨。

    芸娣目瞪口呆,“阿兄你怎么来了?”

    桓琨道:“来送礼。”

    芸娣皱眉,又见桓猊主动拿出来一只陌生的锦盒,她心里隐隐有征兆,好奇又忐忑,慢慢将锦盒打开,先看到两粒雕刻玲珑的核桃,她拿起来端看,就见一粒核桃刻有金台云馆皓哉兽禽,另一粒则有群翩翩若飞的白袍仙人,芸娣起先还不大明白,等打开锦盒里一副丹青,又见是一片空白,取来水,往丹青上挥洒几滴,洒落之处旋即浮现点点墨渍。

    芸娣才懂了,用水打湿透顶,几乎瞬间,原本一片雪白之上,旋即浮现出与核桃粒所刻一模一样的画面,飞禽草木仙人,恢弘吞吐宇宙,这一瞬间的震撼难以言喻,芸娣又忽然从一处桃花林下发现两个小人,一男一女,携手交谈,连唇角的笑弧都栩栩如生,但若不细看,从这么大一副画卷里也真难寻出来。

    这回芸娣彻底知道了,核桃粒和丹青都是蓬莱神山,之前她与阿兄说过有鸳鸯仙人的蓬莱,想执子一生的蓬莱。

    桓琨微笑道:“这份生辰礼虽来迟,但我更想亲自送到你手里。”抬起她脸儿,轻轻擦拭她脸上的泪水,“都是当娘的人,性子要收收。”

    芸娣不禁扑到他怀里,泪水涟漪,“阿兄坏透了,明知我还对你使气,不想同你说话,还故意惹我心软,真是坏透了。”

    桓琨揽她入怀,轻轻拍打她后背,柔声道:“是阿兄的不对,在这里给你赔礼。”

    正说话间,忽然外面来了动静,原来是梵境大师,芸娣见他要进门,忙喝住他,之后气氛微微僵冷,只听得桓琨轻轻咳嗽一声。男人的动静传出来,梵境大师知晓禅房内有两位施主有私话要谈,便离去了。

    芸娣不觉微微松口气,忽然发现自己还被桓琨抱着,感受到腰间被硬物顶着,一瞬间禅房内气温节节攀升,芸娣无意扫了一眼佛龛里的观音菩萨,立马红着脸要退出他怀里,桓琨却越搂越牢,俯身就亲来,芸娣不让他亲,“佛祖在看呢。”

    “我们不作恶,不苟且,行的是世间男女情到深处的事,佛祖也是乐意看见的。”桓琨捧住她脸颊,缓缓亲吻她眉眼之间,神色温柔澄明,芸娣不由软化在他含春的眼中无法自拔。

    等桓猊赶到时,就听见屋里头传来女人柔软似无骨的呻吟声,所幸周围的香客僧人都已被遣退,没人撞见这一幕,桓猊却听得仔细,包括女人的呻吟,男人的低喘,甚至连性器相撞的捣水声都清晰可闻。

    桓猊阴沉着脸,一脚踹开门,就见榻上两具白花花交缠的躯体。

    桓琨仰躺在上面,微微曲腿,双手捧着芸娣的屁股,腰杆一下下往上有力挺动,芸娣跨坐在他腰间,一只手扶住他胸窝,一只手正被桓琨捉住,揉自己的奶子,“嗯嗯嗯,好深嗯嗯。”

    正到要紧处,桓猊忽然闯进来,同时把二人惊了一下。

    桓琨下意识扯过被子将芸娣全身搂住,见是兄长,眉头才舒展开来,主动将被子揭开,露出芸娣被闷得红扑扑的脸,就见她歪倒在桓琨身上,身子剧烈颤动,正被一根肉棍猛干,脸儿都被肏红。

    乍然看见近在咫尺的桓猊,小屄紧紧一缩,咬着肉棒喷出淫水,流满了整张床榻。

    “大,大兄啊啊啊你来作甚,快嗯嗯嗯快出去。”芸娣被顶得说出来的话支离破碎,脸儿绯红,显然还不习惯被两个男人同时看,又见桓猊一言不发脱衣服脱裤子,惊了一跳,下意识抬起屁股。

    却被桓琨牢牢抚住腰肢儿,又猛地往下一按,被肉棒狠狠肏进子宫喷水了。

    芸娣坐在桓琨身上泛潮颤,浑身根本没有一丝力气,眼睁睁看见桓猊逼近,捏起她下巴亲上来,同时桓琨将她身子一转,大片雪白的后背背朝他。

    桓琨直起身,从她肩头流连一点点亲下去,吻到两片肩胛骨上,又重重地一咬,芸娣不禁唔了声,“疼。”却猛地被撬开两片嫣红的嘴唇。

    桓猊直接把一根微冒热气的大屌插进来,狠狠插她的嘴,同时桓琨从后面拦住她的腰,开始缓缓律动。

    芸娣嘴里插着一根大屌,下体还插着一根,兄弟俩一前一后夹击,将她嘴里的津液,小屄的淫水堵得牢牢的,一人揉一只奶子,挤出奶来,又同时拔出大屌,凑到她胸前吮。

    芸娣看着胸前吮吸发出啧啧声的两个男人,像是成了她们的阿母,再给这俩孩子喂奶一样。

    她有了阿虎,才知道做阿母的没法不心疼自己的孩子,她和这两个男人血液里淌着一半相同的血脉,是她的亲哥哥,就知道这辈子谁也分不开谁。

    日落时分,寺庙中的香客纷纷下山,人流消散了去,寂静无声的佛殿之中,芸娣独自来拜佛。

    正拜到观音菩萨跟前,她弯腰磕头,骤然感觉身边多了两道热风,起身一看已被左右夹击。

    她下意识看向左边,正朝着桓琨的方向,桓琨跪在蒲团上与她并肩,慢慢握住她的手,牢牢握在手心,含笑道:“妹妹。”

    芸娣微窘,“两位哥哥怎么来了?”

    好不容易趁他们不注意,偷偷溜出来,还是被逮到。

    脸儿又被只古铜大手转向另一侧,这回正对上桓猊凌厉飞扬的眉目,他得要她双眼里看自己,“来见佛,自是要求佛办事,妹妹有什么心愿,大兄一并替你求了,也好送到佛祖手边。”

    芸娣笑哼一声,打趣他,“话说起来,大兄当年的莲花盏不知是否送去了。”

    提起当年的窘事,桓猊轻轻咳嗽,“求佛不是一日两日就能拜成的,要日日拜,年年月月地拜,不虔诚不算。”

    芸娣纳闷道:“我怎么记得当年是谁,口口声声说不信佛?”

    “好汉不提当年勇,”桓猊脸上露出一抹微妙的笑容,“回想往事,当年初见妹妹时,当真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

    芸娣脸一红,不由挑眉,“哪年的事,我怎么记不清。”

    桓琨含笑出声,“好了,莫要争执了,你们看外面。”他长指遥遥一点殿外,三人同时望去,正见日暮西沉,寒意渐起,大佛殿前栽种一颗百年相思树。

    有傍晚的风吹拂而来,露出满是嫣红如云霞的姻缘红绸,树枝上停留一对儿鸟雀,交首唧唧仿佛耳鬓厮磨,这画面美不胜收,有道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完)

    Р○①8导航站:P○1⑧.C○m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农村韵事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nc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