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身皇后很抢手【完结】_分节阅读_8

小说:耽美h文 作者:秋非心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请收藏本站域名: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谢谢大家捧场!




    着,感觉他身体的僵硬,继而不再追究自己空白过去的记忆。

    听到她不再追问,心算是放下了吗若是,那为何还是这么不安为何已是将她紧紧揽在了怀里却觉得这不是真的到底自己该怎么办

    “烟云,若是有一天你真的离开,我也会陪你”这是三年来他第一次当着她的面说这样的话,他不能再次失去那来之不易的幸福,也是仅有的一点幸福了

    “轩”烟云方才脸上的浅笑已是没了,她不安的唤着他的名字,缓缓推开他的拥抱。

    “你是这雪国的帝皇,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没有我,你还有你的子民,还有你的责任,你不该为了我放弃你所有的一切”她不要他跟随而来,她想他活着,活的比谁都好,比谁都幸福。

    “那些我都不在乎,没有你我要这天下有何用没有你独自留在这世上又有何意义,烟云,你才是我想守护的一切,是你,你知道吗”他的一颗心中已是满满装了她,他的一切幸福也只有她能给,而那些所谓的责任他都可以全然不顾。

    他的深情、他刚才是似誓言的话语都让她的心狠狠触痛了一番。

    烟云微愣片刻,已是不再言语,她不知道能再说些什么来告诉他别对自己太过执着,她没有足够长的生命来陪他走完他的人生,而她更不想他一世的英明毁在她的手中。

    她掀开身上的薄被无言起身,她的冷漠更是让他紧张慌乱。他急握住她的细腕,轻唤道,“烟云,你在生气吗”

    “是,我在生气,我生气你方才那不负责任的话”她淡淡说着,纤弱的背影让他看不见她此刻的表情。

    南宫哲亦是缓缓起身,他走到她面前看着她,那冷漠的模样揪着他的心。她说,她生气了;她说,刚才自己的话是不负责任的

    她当真不明白吗他的心意吗

    他沉默了。

    烟云抽出被他轻握着的柔荑,抬眉看着他说道,“身为你的皇后,我想我有责任为你选妃”

    “烟云”南宫轩深沉吼出了来,他不敢相信她竟说要为他选妃这是在逃避他吗,还是她已是不在意他,想要将他推给别的女子

    “明日我会让爹进宫和他商讨,这个月我会。”

    “我不同意,即使你选了,我也会将那些女人全都打入冷宫”他也生气了,为她的不在意而生气。

    “原来,我这皇后连这点权力也没有”她垂下眼眸自嘲笑着,可她眼中的伤痛却又是那么明显

    “烟云,你为何要撒谎你知道吗,你根本就不会说谎”他无声叹气着,又轻柔的将她搂在怀里,他明白她的心意,只是这样的好意他不能接受。

    她侧首靠着他,在他面前她是骗不了他的,他是那么睿智,又是那么的在意她,她又如何能瞒过他的眼睛、他的心呢

    “以后别再说这样的话,即使为了我好也别说有了你,我的心里已是容不下别的女子了”他的嗓音好柔好轻,好似是在恳求她别用这样的方式来对他好。

    其实她想说好的,可她不能那么自私的让他一生都只为她

    终是无法回答他的,烟云缓缓闭眸,那炽热的泪无声落下,滴在了他的衣襟上,缓缓渗入了他的胸口

    如今这天下,四国均分各领风骚,四海之道,他总是会在她一本正经的说事时用为夫二字来逗她眉眼染笑。

    这一次也不例外,烟云水袖掩嘴低低笑道:“那娘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两人都笑了,带着幸福的味道在这红墙绿瓦中传开,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个人。

    第3卷情海波澜爱不在145命运的齿轮

    命运的齿轮7060字

    珊瑚也小嘴咧咧的跟在他们身后一同回了凤翔殿。爱上

    他不能肯定她是否真的想和自己永远在一起,是否如今偷来的幸福是因为她体,伸手入柜中取出一瓶递给萱萱。

    萱萱接过后狐疑睨看着手中的瓷瓶,不明这所谓狼花有何用处。

    紫嫣已是看出她心中所想,杏眸中的淡笑渐渐染开,款款道来说着:“狼花是一种烈性毒药,只要将其放入干草中点燃,别说是风国跟随出行的上千人马,就算再多几千我们也不必担心”紫嫣说来得意,她之所以知道狼花也是看了天玄老人所留下的手札秘典。上面记载了狼花的毒性及威力。若不是她有心阅读,今日也不会炼成江湖上早已绝技的狼花。

    然而,紫嫣的高兴却让萱萱更摸不着头脑,她入师门那么就都没听说过有狼花这种草药,更是不明白这其中的厉害。

    “这有何用处难不成我们真要杀光风国所有随行将士吗”虽然那些人的死活与她无关,可要她一下子毒杀那么多人,她还真有些下不了手。

    “狼花能在短时间道。

    “嗯”慕容轩只是淡声应了一下,随后才看向烟云说道:“记得按时服药,等我回来”慕容轩着实不放心将烟云留在风国多待,可他又不能直说,只能再三交代让她不要出这凤灵殿。

    “我知道了”烟云慧心一笑走到他身边,挽着他的手臂将他送出了大殿。

    慕容轩临走时还是不放心的细细交代着,直到烟云笑着催他快些走,他才迈步去了御书房。

    看着远去的男人,烟云嘴角一直挂着清浅而幸福的笑。

    珊瑚站在一旁,将她此刻脸上的神情全都看在了眼里。

    “皇后娘娘今日的脸色看起来好很多哦,皇上果然是娘娘最好的心药”珊瑚打趣说道,俏脸上也扬起了笑。

    “是啊”烟云转身步入大殿,并不否认自己见到他后精神确实好了很多。

    也许这个男人的体温比起她荷包中的珍贵药丸来的更加重要。

    “娘娘,你要回房休息了吗”珊瑚见她往来,慕容轩就更加好奇起来。

    “皇兄既然知道,为何还要一意孤行”慕容轩追问道。

    “既然无人可以解毒,朕又何必多派将士前去送死”慕容凌眉尖一挑,话语中已是说出了他心中的注意。

    慕容轩是何其睿智的人,单听他此一言就明白。

    “你想引她们入宫亲自找你”慕容轩皱眉问道,如此办法实在太危险了。

    “你果然聪明”慕容凌一语双关,只是这一句话,慕容轩没有听出是何意思。

    “若是她们前来宫中,你有把握将她们擒获”慕容轩并不是怀疑他的能力,可韩紫嫣和上官萱萱都是用毒高手,一旦将她们惹怒了,就算调集整个御林军怕也难以将她们抓获。

    “这个你就无需操心了”慕容凌淡然启口,简单一句话就将刚才争执不休的话题结束了。

    其实他今日找他来,最主要的并非讨论苏后葬礼运送遗体的事,而是有关前不久在梅林发现的那条暗道,他很想知道自己心深似海的二皇弟是如何看待此事的。

    “对了,最近为兄有一事烦恼,不知道你能否解朕心中疑虑”慕容凌抬手在御案上,修长干净的手掌按在了奏折上的一封信笺上。抬眸睨看他之间,眼中的精芒令人生畏。

    “何事”慕容轩心中顿时敲响警钟,如此阴鸷的眼,嘴角扬起的笑仿佛带着嗜血,突然之间的变化不得不让人心生防备。

    南宫凌依旧是那不紧不慢的神态,他道:“前几日朕在梅林发现了一条通往宫外的地道,此事朕一直在追查,不过却毫无所获。皇弟认为当今天下还有谁有如此大的能耐敢在朕的皇宫挖条地道出来,而又能瞒过朕的”南宫凌淡声讯问,一双凛冽的眼眸直视南宫轩,嘴角是似扬起的弧度令人无法读懂他此刻眼中的意思。

    南宫轩当心心头一怔,今日他问他这样的问题应该是知道了什么,或者说已是开始怀疑了

    “皇兄以为会是谁呢”南宫轩反问,这样敏感的问题倘若回答不好,一定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

    “呵呵”南宫凌笑了笑,将压在掌下的信笺拿在了手中,垂下眼帘看着手中的东西,“此人以为能一直瞒天过海,只可惜朕要知道的事,他又如何能瞒得了”南宫凌说着,猛然掀起的眼帘了出来。

    “烟云”南宫轩低唤了一声,更加用力的搂着她,呼出的气息酥酥痒痒的呵在了她的颈项。

    “嗯”烟云含笑应道,像是一位母亲正安慰着心情不好的孩子一般。

    她知道他心中一定有事困扰了,也许是为了祖母葬礼的是吧

    烟云是这么想的,可南宫轩却是被另一事所困扰,而他又不能和她说。

    偷来的幸福也许真的不会长久,只是他不想就此放弃。

    明日就是苏后下葬皇陵的日子了,在黄昏之际其他两国帝皇也及时赶到了风国皇宫。

    南宫皓和南宫哲并未马上就去南宫凌那里,各自回到寝宫换下一身衣裳后他们便去了凤灵殿。

    在他们两人相约一起离开风国时,他们还去了一趟蓝颜山和月潭。

    两人本打算各自回国的,可在路上却看见了风国下发的皇榜才知苏后菀的消息。

    连日的一同赶路终于在最后一日赶到了,那时南宫哲还打趣说道:“四皇弟终于没有再迟到了”

    两人本就一母所生,心中所想有时格外一致,这一次他们并未约好前来凤灵殿,可在寝殿遇见时,彼此还是嘴角扬笑一同步入了宫殿。

    珊瑚已经在外守了一段时间,见两位帝皇前来,急忙跪下行礼,“参见陛下”

    “起来吧”南宫哲启口道,环视了一眼无人的大殿,又问:“我二哥呢”

    “皇上正在里屋休息”珊瑚老实说道,刚才她有去过烟云的厢房,本以为她醒来了,可听到房中传来他们夫妻的谈话声,她便无声离开了。

    “看来我们来的不巧啊”南宫皓扬声说道,嘴角难得在外人面前弯出笑来。冷峻的脸上露出如此温暖的笑,着实迷人眼球。

    珊瑚微抬眼,见两人气宇非凡,俊容各有千秋,一时间有些恍然的盯着他们瞧了半晌。

    南宫哲凤眼微挑,邪气横生的说道:“丫头是否再去看看我二哥醒了没有,眼下已是傍晚时分,莫不是他要睡一天”

    “是”珊瑚知道他有心打趣,尴尬的垂下了眼低声回道。

    南宫哲一脸邪魅,瞧着珊瑚含羞转身后眼中的不羁才得以收敛。

    “很久不见你如此了”南宫皓自行坐下说道,刚才见他放浪的模样他都觉得陌生了。

    “是么”南宫哲也坐在了他身侧,端起宫婢奉上的香茶浅尝一口,嘴角笑意油然而生,“据说长孙宰相的千金貌美绝尘,在雪国被称为第一美人。”南宫哲款款说来,虽未见过烟云本人,不过她的名声却在这一年到自己即将要当爹了,南宫皓脸上就有掩不住的喜色。

    “顺其自然”南宫轩淡笑道,他何尝不想与她有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呢

    就在他们三兄弟交谈即将结束时,珊瑚突然跑了出来,面色紧张道:“皇上,皇后吐血了”

    当下,南宫轩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霍得站起什么也没有说,灰白着俊颜直往厢房赶去,而南宫哲和南宫皓也同样僵硬了俊脸,两人迟钝了一下面面相视也紧跟在后往厢房赶去。

    房中,南宫轩沉冷着俊颜坐在榻边的圆椅上,修长的手指覆在烟云的皓腕上一言不发。

    “对不起”烟云知道他一定生气了,眼下沉默不语的他令她担心。

    “为何不听我的话”他冷道,带着不能启口的压抑,心在隐隐作痛。

    “我怕你担心”烟云躺在榻上,脸色透着失血的苍白,说话的气息也有些不稳,刚才身体突然不适让她忍不住咳出了血来。

    “那现在呢现在我就不担心了”南宫轩舍不得大声呵斥她,可他同样无法忍受她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轩”烟云知道他是真的恼了,想要抽回被他把脉的手曲肘起身,可刚刚一动身体,南宫轩便起身去扶她,瞧她的眼神更幽暗。

    “还嫌我不够担心吗”他怒道,克制住的嗓音令他剑眉染霜。

    “我”这还是他第一次对她如此说话。

    这时门外传来了南宫哲的声音,这让南宫轩心头更加的烦乱了,他将烟云扶好后又坐回了圆椅上。

    “皇兄,皇嫂可有大碍”两人站在外面问道,彼此面面相觑却心系房道:“他们出事了”

    “娘娘多虑了,皇上那么厉害没人能伤他的”珊瑚也闻到了血腥味,可在她心中南宫轩身手了得,定不会随随便便受制于人,令人宰割的。

    但此刻的烟云一心全都系在了南宫轩的身上,她听不进珊瑚的安慰,急急跑出宫闱道后,看见的仍是那血腥的一幕。

    那刺目的鲜红流了一地,而她所担心的男人此刻正抱着他的弟弟与那些看似木讷的将士在打斗,他的身上沾满了血迹,让她分不清是不是他受了伤。

    “娘娘”珊瑚尾随其后,看见眼前的场景也惊恐的愣住了脚步。

    “轩”烟云煞白了容颜,想上前赶去南宫轩的身边,可她的一声叫唤却让那些正在打斗的人偶有了转移的机会。

    被笛声控制的将士发现场地上除了四皇以为竟然还有活着的人存在,顷刻间就分出了一小部分向烟云和珊瑚那边赶去。

    “皇后”珊瑚大惊,猛然回神抓住烟云的手肘拉她快跑,可纵然她能躲过那些人偶的攻击,却也躲不过萱萱的风影之速

    第3卷情海波澜爱不在148即使是兄弟,也该死

    即使是兄弟,也该死9030字

    “烟云”南宫轩听到烟云的叫喊声时还以为是自己的幻听,星眸睨去却发现她真的来了,心脏的窒息令他大呼出声,可他被困人墙之中,单手又环着渐渐失去知觉的南宫皓让他来不及赶去救她

    萱萱眨眼间便来到了烟云的前面,而南宫凌和南宫哲也闻声看去,只是他们的视线全被涌上来的人偶给挡住了。

    这样的发现令他的心痛至痉挛,他多想问:为何你的眼中没有我为何直到今日你的眼里都不肯有我

    只是,他没有机会了,眼下等待他的是一剑穿心

    “我宁愿死也不要你用这样的方式救我”烟云说的格外吃力,口中溺出了血。

    朦胧的视线中她能清楚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着急惊恐的模样,她能体会到他是以这样的方式,可她对他陌生又透着熟悉,更是有着心痛的感觉。

    “清雪”南宫凌深情喊了她一声,梦里他百转千回一直在寻她归来的身影,可他却从未如愿过一次。而今他终于再看见她了,只是时间却是那么短暂,令他舍不得,却又不得不再次选择放手

    烟云听得清楚,他喊她清雪,从刚才的紧张呼喊到此时的神情动容,这个男人口中喊得都是清雪

    也许他真正关心、甘愿用性命交换的也是那个名为清雪的女子吧

    如此想来,烟云笑了。

    染泪的眼,染血却依旧泛白的唇,她笑的嫣然惹眼,恍若当年她置身梅林时一样。

    这一瞬间南宫凌看傻了眼,仿佛时光倒退回了三年前

    当所有人都被她浅笑如花的面容所吸引眼球时,萱萱却感觉不对劲,因为她钳制她的身体在渐渐软下。当所有人都回神的那一刻,烟云的嘴角再次溺出了鲜红,而她却倔强的开口说道:“放她走,别再有杀”戮这个字她来不及说出,身体的软下让她无力再支撑。

    众人大惊,异口同声的喊道:“烟云清雪”

    而萱萱也惊恐后退了一步,一直遏制在她喉间的柔荑也顷刻松开。就在那一瞬间,烟云无力的身体被猛然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她看不清那人是谁,也听不清那人口中的呼唤

    “清雪”南宫凌紧张的揽着她,好似她无力软下的身体以及含泪闭眸的情景都让他回想到了大婚那日,那天在花海时她也是如此在他怀中逝去的。他不要痛苦再次重演,不要她回来又再次离开

    “清雪”一声惊恐的呐喊却是最真挚的挽留

    宫中的一场祭祀令风国皇宫损失惨重,可这一切,身为统治者的南宫凌却毫不在乎。

    眼下,宫中的太医全都聚集到了龙泽殿,这样的情景像极了当初

    南宫轩和南宫哲全都在场,可他们谁也没用多说一句话,一双双黑亮如钻的眼眸皆是带着忧伤与急切望着榻上的女子,神情严重仿佛染上了寒霜。

    “如何”南宫凌紧紧握着烟云的柔荑一刻也未松开,坐在榻边望向太医问道。

    “娘娘舌头受损,体内聚集寒气,而且”太医也对烟云的身体手足无措,像这样的病情是他从医数十年来第一次遇见,如此疑难杂症,他定是难以医治的。

    太医语措,不知该如何说下去,今日怕是眼下殿内的所有太医难逃处置了。

    “而且什么”南宫凌最恨别人说话说一半,此刻他本就心急如焚,可眼前的老匹夫竟然还卖关子,当真该死

    南宫凌投来的目光冷冽异常,启口的问语也是没有温度,吓得御医浑身颤抖,更是说不出话来。

    “而且她体内存有余毒”南宫轩突然启口,低冷的嗓音另殿内的众人全都听得清楚。

    他再也不傻傻的站在一侧看着自己的妻子被自己的皇兄紧张的搂在怀里,他迈步上前欲要弯腰抱起已是没有知觉的烟云。

    “放下她”南宫凌怒吼,一只有力铁掌也扣在了南宫轩的手臂上,阻止他想要带烟云离开的动作。

    南宫轩依旧是微倾身体,侧首瞧着南宫凌,平静的俊颜上是令人无法揣测的神情。

    “别忘了,她是我的皇后”一声不高不低的启口将彼此间的一触即发给彻底点燃了。

    南宫凌是什么样的人他又怎会忍气吞声

    一旁的南宫哲眼见局势将会愈演愈烈,在南宫凌尚未启口时先声说道:“眼下谈论这个你们觉得有意思吗如今想办法救她和皓才是关键”

    就因为烟云昏厥前的一句话,他们放走了萱萱和不知道是否还活着的紫嫣。可即便如此,相信她们也活不了久,毕竟南宫凌不会就此真正轻易放过她们

    南宫哲的话将心绪紊乱的两人拉回了平静之中,南宫凌放开了南宫轩手腕上的手掌,直起身瞧着他,无声的眼眸中是狠洌。他知道眼下躺在龙榻上的女人就是自己思念了三年的清雪,也是自己的皇后。

    “她的身体状况不用你们操心,今日我就回雪国”南宫轩不顾南宫凌眼中的那份残忍,弯腰将烟云从榻上抱了起来,转身便向大殿之外走去。

    “你敢说她是长孙烟云而不是尹清雪”南宫凌吼道,脚步却没有上前加以阻拦。

    “是她是长孙烟云,是我的皇后”南宫轩背对他回道,脚步未停走出了龙泽殿。

    他的话语仿佛还在他们两人耳畔回荡,那种撞击令南宫凌的心狠狠揪了起来,瞧着他已经走远的身影眸光幽暗,冷下的视线是凶残。

    南宫哲是此刻最没有权利干涉他们之间的事的人,只是事情关系到她,他又控制不住的想要干涉其中。

    “你去照顾皓,既然他不顾她的性命执意上路,那就成全他”南宫凌眼眸未变说着,冷冷的嗓音令人听不出话中的另一层意思。

    南宫哲本想启口说些什么,可听南宫凌如此说来只是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心里探究着他刚才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们都去轩辕殿”南宫凌遣退了那些没用的太医,让他们前去南宫皓那里为他诊治。

    “皇兄”南宫哲还是不安的唤他一声,眼下他太过平静似乎不同寻常。

    “朕还有要事要处理,皓那里你多加费心”南宫凌收回视线的同时修长的腿也迈了出去,不容身后的南宫哲再多说什么他便先行离开了自己的寝殿。

    而刚刚离开的南宫轩抱着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农村韵事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nc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